首頁 » 健康養生 » 《紅樓夢》王熙鳳堪稱傳統社會的女霸主,她是怎樣的一位女性?

《紅樓夢》王熙鳳堪稱傳統社會的女霸主,她是怎樣的一位女性?

by sunnia
榮國府長房媳婦王熙鳳

2021/06/18.文/侃雝

現代女性很辛苦,能力愈強、責任愈重。社會上許多傑出女性,努力工作,甚至毫不留情地透支自己的健康,也許你深信「我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潛能有多大?所以,我拼了命地投入工作」,但你更不知道「自己的身體有多脆弱!」當你終於知道時,也許已經失去健康或生命….!

紅樓夢》裡的王熙鳳便是這樣一位充分活出自我的女性,生命力充沛、有才幹,然而卻也因要強、好面子而逞強主事、操勞不息,小疾積成大患,終致英年早殞,令人不勝唏噓!


王熙鳳這人

王熙鳳出身高貴又在當權的大家庭,見聞豐富,具有處人處世的才能,是個有能力、有實力的女子,在眾人眼中美麗、敏言辭、有才幹,人稱「鳳辣子」。

嫁給長房的賈璉為妻,年紀輕輕不滿二十歲,嫁過來不久就承繼了榮國府實際管家權,而且管理得還相當出色,她要同各種各樣的人物打交道,所謂上有三層公婆,中有無數叔嫂妯娌兄弟姐妹以至姨娘婢妾,下層有一大群管家陪房奴僕丫環小廝等,榮國府上上下下加起來有上千人,可她卻能將其管理得井井有條。

榮國府長房媳婦王熙鳳
〈榮國府長房媳婦王熙鳳〉

在冷子興的口中,鳳姐人長得漂亮,會說話且城府心機極深。不僅賈璉能力不及鳳姐,其他男人也是萬萬不及鳳姐的。顯示出鳳姐是極有才幹的人,家世背景優異,能力才幹也優於男人。

協理寧國府  展現自信

()對症施藥

面對各種難題,一一管理清楚,處處表現出辦大事的魄力和本領

秦可卿去世,寧國府大辦喪禮,賈珍之妻尤氏因犯舊疾,無法操持家事,賈珍著實忙不過來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就在這個時候,賈寶玉偷偷附耳建議,讓賈珍請王熙鳳過來幫忙料理,於是賈珍去求王夫人,希望能允許「借」王熙鳳過來幫忙料理一個月。

於是,王熙鳳一邊管理寧國府上千人,還要將喪事辦得體體面面,一邊還不能落下榮國府的工作。

協理寧國府秦可卿之喪,一開始就看定寧府的五大弊端。

一時,女眷散後,王夫人因問鳳姐:「你今兒怎麼樣?」鳳姐兒道:「太太只管回去。我須得先理出一個頭緒來才回去得呢。」王夫人聽說,先同邢夫人等回去。這裡鳳姐來至三間一所抱廈內坐了,因想:「頭一件是人口混雜,遺失東西;第二件,事無專執,臨期推委;第三件,需用過費,濫支冒領;第四件,任無大小,苦樂不均;第五件,家人豪縱,有臉者不服鈐束,無臉者不能上進。」

()執行力 

在分析透徹了寧國府的弊病之後,王熙鳳立刻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,並給自己制定了嚴格的時間表:卯正二刻點卯,巳正時分吃早飯,午初刻領牌回事,戌初燒過黃昏紙,各處巡查一番,收回上夜之人的鑰匙。

她的時間表是這樣的,每天早上6點半來寧國府,給婆子、丫環、小廝們開早會,安排當天任務;上午9點吃早飯;中午11點,各管事婆子們來拿牌領錢,或者回明工作中出現的問題;晚上7點,王熙鳳親自帶人巡夜,檢查安全措施,檢查完畢後,收取守夜人的鑰匙,然後打道回榮國府,這麼一圈下來,回到家恐怕已是凌晨了。

因此,王熙鳳看上去是每天早上6點半來寧國府,但至少凌晨四五點就得起床了,而且在協理寧國府期間,王熙鳳每日皆是如此,從未間斷,她的以身作則無疑建立起了她在寧國府的威望,下人之間也沒有什麼歪話講——人家璉二奶奶跟咱們一個時間,甚至更辛苦,沒啥可埋怨的!

王熙鳳對這份工作的認真,從這份時間表就足以看出來,她是非常用心地在幫助賈珍協理寧國府。

()決斷力

從管理方面看,具備決斷力,掌握大局,分配事務一清二楚,而且她還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女子。

她通過分析寧國府人口雜亂的特點,設置了專人負責的工作內容,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,那麼就追究負責這個環節人的責任,這樣責任具體到個人,就不會出現偷懶、不作為、東西丟失找不到負責人的情況:「這二十個分作兩班,一班十個,每日在裡頭單管來客往倒茶,別的事不用他們管;這二十個也分作兩班,每日單管本家親戚茶飯,別的事也不用他們管……若是徇私,三四輩子的老臉就顧不成了,如今都有定規,以後哪一行亂了,只和哪一行說話。」

()賞罰嚴明

在當時的環境下,對於王熙鳳來說,嚴格無疑是最快捷、最有效的立威手段。她早明暸這些管家奶奶們,沒有一個是好纏的。不殺一儆百,如何迅速立威寧國府?沒有嚴刑峻法,怎能壓制險心刁奴?

一天早上,她照例查點人數時,發現有一人未到。鳳姐即命傳來,那人已經是張惶失措,見鳳姐對她冷笑,忙跪下道:「小的天天都來的早,只有今兒醒了,覺得早些,因又睡迷了,來遲了一步。求奶奶饒過這次。」鳳姐說道:「明兒他也睡迷了,後兒我也睡迷了,將來都沒了人了。本來要饒你,只是我頭一次寬了,下次人就難管了,不如開發的好。」登時放下臉來,喝命:「帶出去!打二十板子」。一面又擲下寧國府對牌:「出去說與來昇,革她一月銀米!」眾人聽說,又見鳳姐眉立,知是惱了,不敢怠慢,拖人的出去拖人,執牌傳諭的忙去傳諭。那人身不由己,已拖出去挨了二十大板,還要進來叩謝。

鳳姐道:「明日再有誤的,打四十,後日的六十,有要不怕挨打的,只管誤!

這纔知道鳳姐利害,眾人不敢偷閒,自此兢兢業業。鳳姐見如此,心中倒十分歡喜。

她對症施藥,做事俐落不拖泥帶水,全面而又明敏!

首先是分班管事,職責分明;其次精細考覆,不容混冒;第三賞罰嚴明,樹立威信;於是頭緒清楚,成績立見。

()事無巨細

既能事無巨細地工作,同時又能以舉重若輕的態度對待身邊人。

即便鳳姐工作量龐大,可她卻能做到事無巨細,考慮得一絲不差,包括連賈珍與尤氏的飲食情況,她都考慮進去:「鳳姐因見尤氏犯病,賈珍又過於悲哀,不大進飲食,自己每日從那府中煎了各樣細粥、精緻小菜,命人送來勸食。」

還有一次,鳳姐正忙著給下人登記、發放月牌,賈寶玉來了,口中還埋怨著自己的書房遲遲收拾不出來,讓王熙鳳幫忙催一催。若是一般人,自己正在忙著呢,卻被打擾,即便臉上不生氣,心中也是有怨氣的,可王熙鳳對寶玉笑著說:「你請我一請,包管就快了!」

多麼親切詼諧的姐弟調侃,其後賈寶玉抱著王熙鳳再三叫「好姐姐」,王熙鳳也耐心地告訴賈寶玉,自己早已給他安排好了,絕對不會誤了寶玉的讀書。

當然鳳姐這樣一個好強之人是不容許有任何差錯的,整個喪禮「一切張羅招待,都是鳳姐一人周全承應。」

「恐落人褒貶,因此日夜不暇,籌畫得十分的整肅,於是合族上下無不稱歎者。」

辦秦可卿喪禮,好勝,事事都要做得妥帖周全,費盡心神,不肯落人褒貶。看出鳳姐是十分小心謹慎的周全應付,忙得過勞,睡眠很少,身體每況愈下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過度操勞導致的。

()知人惜才 

1. 好!好!好個三姑娘

王熙鳳生病不能管理事務,被王夫人授予管理大權替鳳姐管事的探春,曾質問了平兒一個尖銳問題,意在劍指王熙鳳。

榮國府賈寶玉姐姐賈探春
〈榮國府賈寶玉同父異母妹妹賈探春〉

「我想的事不為別的,因想著我們一月有二兩月銀外,丫頭們又另有月錢。前兒又有人回,要我們一月所用的頭油脂粉,每人又是二兩。這又同才剛學裡的八兩一樣,重重疊疊,事雖小,錢有限,看起來也不妥當。你奶奶(王熙鳳)怎麼就沒想到這個?」……探春道:「因此我心中不自在。錢費兩起,東西又白丟一半,通算起來,反費了兩摺子,不如竟把買辦的每月蠲了為是。此是一件事。」

探春問平兒,你們奶奶管事的時候,怎麼沒發現賈府各位小姐的頭油脂粉錢有不合常理?探春覺得每月已發給小姐們二兩銀子,這二兩銀子就包含頭油脂粉錢的開銷,怎麼還專門又另外補貼二兩銀子的頭油脂粉錢,這不是重複浪費麼,雖然錢不算多,但省下來就是一筆可觀的費用了。

探春說完,不顧平兒的解釋,不與病中的鳳姐打聲招呼,就自作主張取消了小姐們的頭油脂粉錢。

事後對王熙鳳忠心耿耿的平兒就把這件事告訴了王熙鳳。

平兒向王熙鳳彙報探春在鳳姐頭上開刀的事後,鳳姐聽後不但不生氣,反而說好,好,好,好個三姑娘!連說四個褒義詞好,好,好,好,語氣中充滿了掩飾不住的讚賞。

2.機靈聰慧紅玉丫頭

鳳姐在山坡上招手,要使喚一個人去對平兒傳話,敏感度極高的小紅便笑著跑了過去。鳳姐雖不認識她,她卻敢於回答鳳姐說:「要說的不齊全,誤了奶奶的事,任憑奶奶責罰就是了。」

她對鳳姐覆命的情況。

鳳姐笑道:「他怎麼按我的主意打發去了?紅玉道:「平姐姐說:我們奶奶問這裡奶奶好。原是我們二爺不在家,雖然遲了兩天,只管請奶奶放心。等五奶奶好些,我們奶奶還會了五奶奶來瞧奶奶呢。五奶奶前兒打發了人來說,舅奶奶帶了信來了,問奶奶好,還要和這裡的姑奶奶尋兩丸延年神驗萬全丹。若有了,奶奶打發人來,只管送在我們奶奶這裡。明兒有人去,就順路給那邊舅奶奶帶去的。」

當時紅玉說完這些話,平時不管事的李紈都有些蒙了,她分不清紅玉嘴裡的這個奶奶那個奶奶的身份。

鳳姐笑道:「怨不得你不懂,這是四五門子的話呢。」說著又向紅玉笑道:「好孩子,難為你說的齊全。」

王熙鳳覺得這個丫頭不僅機靈聰慧,口才還這麼好,她就喜歡這樣的人,所以當眾誇讚小紅,並有了挖小紅過去的意思。

鳳姐又道:「這一個丫頭就好。方才兩遭,說話雖不多,聽那口聲就簡斷。」說著又向紅玉笑道:「你明兒伏侍我去罷。我認你作女兒,我一調理你就出息了。」

當家的難處 東借西挪

()入不敷出

東借西挪,應付入不敷出的浩繁開支。

為了持家,她可以說是滿腹苦水,她告訴管家周瑞的妻子:「近來妳也知道,出去的多,進來的少,總繞不過彎兒來。不知道的,還說我打算的不好。更有那一種嚼舌根的,說我搬運到娘家去了!

王熙鳳管家時,這個家已經入不敷出了,王熙鳳便放高利貸週轉。

鳳姐經常叫心腹奴才在外面放高利貸,甚至把上上下下的月錢剋扣、挪用、放利。把大觀園每個月放的月錢,拿去放高利貸,以賺取高額的利錢。

榮國府長房媳婦王熙鳳
〈榮國府長房媳婦王熙鳳〉

甚至利用權勢包攬訴訟,從中謀私。當然她也不完全是為自己,因為這個家族根本撐不下去了,她必須用個人的能力支撐。

()收受賄賂

鳳姐在外依仗賈府權勢,結交官府包攬訴訟,只要用賈家的名義發一封函,那些做官的就不敢不遵守。

她在鐵檻寺裡聽一個老尼姑的慫恿,插手一個權貴衙內憑勢強娶已經定親的民女的官司,收了三千兩銀子,授意下人去找當地官府,強行令男女雙方退掉了原來的親事。然而,那家女孩兒是個有情有義的,聽說退親了便上吊死了,原來的男方聽說了這事,也投河而死,殉了情。那王熙鳳呢,落了三千兩銀子,反正她收錢辦事是用當地官府來強逼原來的男方女方退親,親是退了的,她的事是辦妥了的。至於鬧出兩條人命來,王熙鳳自然覺得是與這三千兩銀子無涉。

嫉妒生嗔恨傷身

王熙鳳一生好強,長得漂亮、聰明,錢、權全部抓在手中,想抓住所有的東西,可有一樣她是抓不住的,知道她丈夫納尤二姐為妾後,她整個人就崩潰了。王熙鳳這裡的氣,恐怕是一種不服,以我的聰明、漂亮、能幹,怎麼就管不住自己的丈夫。

榮國府長房媳婦王熙鳳
〈榮國府長房媳婦王熙鳳〉

()鳳姐的「潑辣」

賈璉的心腹小廝興兒對尤二姐說:「我告訴奶奶,一輩子別見她才好:嘴甜心苦,兩面三刀;上頭笑,腳底下就使絆子;明是一盆火,暗是一把刀;都占全了。」

鳳姐兒喝聲「站住」,興兒見說出這件事來,越發著了慌,連忙把帽子抓下來,在磚地上咕咚咕咚碰的頭山響,口裡說道「只求奶奶超生,奴才再不敢撒一個字兒的謊!」

鳳姐兒道:「…….再有一句虛言,你先摸摸你腔子上幾個腦袋瓜子!……喝命:「打嘴巴!」旺兒過來才要打時,鳳姐兒罵道:「什麼糊塗忘八崽子!叫他自己打,用你打嗎?…那興兒真個自己左右開弓,打了自己十幾個嘴巴。

()王熙鳳醋缸打翻 大鬧寧國府  

賈璉的心腹興兒說:「不是小的吃了酒,放肆胡說,奶奶便有禮讓,她看見奶奶比她標緻,又比他得人心,他怎肯干休善罷?人家是醋罐子,他是醋缸、醋甕。凡丫頭們二爺多看一眼,他有本事當面打個爛頭羊。」

王熙鳳大鬧寧國府就是衝尤氏去的。她認為尤氏將妹妹嫁給賈璉才是始作俑者。所以在寧國府撒潑耍賴都針對尤氏。

王熙鳳此時收起了斯文,拿出破落戶一般的架勢來,在寧國府又哭又罵!鼻涕眼淚蹭了尤氏一身,還要拉他們去見官。

鳳姐兒滾到尤氏懷裡,嚎天動地,大放悲聲,……說了又哭,哭了又罵,後來放聲大哭起祖宗爹媽來,又要尋死撞頭。把個尤氏揉搓成一個麵糰,衣服上全是眼淚鼻涕,並無別語……鳳姐兒聽說,哭著兩手搬著尤氏的臉緊對……自古說:『妻賢夫禍少,表壯不如里壯。』你但凡是個好的,他們怎得鬧出這些事來!你又沒才幹,又沒口齒,鋸了嘴子的葫蘆,就只會一味瞎小心圖賢良的名兒。總是他們也不怕你,也不聽你。」說著啐了幾口。算是徹底將尤氏的臉面扒了個乾淨。

「你尤家的丫頭沒人要了,偷著只往賈家送……鳳姐兒哭著兩手搬著尤氏的臉緊對相問道:「你發昏了?你的嘴裡難道有茄子塞著?不然他們給你嚼子銜上了?為什麼你不告訴我去?她一會兒拉上賈蓉要去見官;一會兒又拉上尤氏要去見老太太。丫環、媳婦們黑壓壓跪了一地,陪笑求說:「二奶奶是最聖明的,雖是我們奶奶的不是,當著奴才們,奶奶也作踐夠了!如今還求奶奶給留點臉兒!」賈蓉也跪在地上不住地磕頭,直到滿足了鳳姐所有條件才罷。

王熙鳳種種言行都是指向尤氏,讓尤氏徹底沒面子。尤氏清楚也有苦難言,只能各種安撫王熙鳳。

()妒忌,折磨尤二姐到死

惡念纏身的她,又怎能抵擋疾病的侵擾呢?身為大老婆的她因嫉成恨,使盡手段陷害。

《黃帝內經》:「恬淡虛無,真氣從之,精神內守,病安從來。」保持自身的心態平和、無所欲求,拒絕五毒惡念,疾病就無法侵擾。五毒為「貪、嗔、痴、慢、嫉」。

王熙鳳精明冷靜,嫉妒、憎恨和傷心,甚至有一個比這些更高的要求是:怎麼在這個狀況裡,扳回優勢。

「誰知鳳姐心下早已算定,只待賈璉前腳走,回來傳各色匠役,收拾東廂房三間,照依自己正室一樣裝飾陳設。」

王熙鳳還交代說:「你們給我好好看著,有走失逃亡,我要你們的命。」王熙鳳在打造一個精緻的監獄,而且是一個死牢,就是要尤二姐死在裡面。

鳳姐兒越想越氣,歪在枕上,只是出神。忽然眉頭一皺,計上心來。鳳姐知道賈璉將有一兩個月的外差,等賈璉前腳一走,後腳她就帶了平兒等人,坐車找到了尤二姐。

她假裝賢慧把尤二姐騙入大觀園,尤二姐既生得比自己美麗,又有了孕,就以最狡詐最狠毒的方法把她逼死,百般折磨尤二姐,使尤二姐欲生不能,欲死不得,最後只能吞金自殺。

()對人的不憐憫

內心對人的不憐憫,不修德行,反映在她的日常為人處事裡。

賈母領著闔府去清虛觀打醮時,觀裡事先全都清場,閒雜人等一律迴避。然而有個小道士冒冒失失地衝撞了女眷,……不想一頭撞在鳳姐兒懷裡。鳳姐便一揚手,照臉一下,把那小孩子打了一個筋斗……

而賈母聽聞,立即讓人把那小道士叫過來,安撫他,問他幾歲了,又給他果子吃,吩咐人帶他下去,不許為難他,並說,小戶人家的孩子都是爹娘嬌生慣養的,沒見過這個陣勢,唬著了,爹娘若是知道了,心裡該有多痛。

要強 積疾成大患

嗔怒傷肝

掌控著一個大家族,各路雜事讓她煩心,經常受氣、發怒。「怒傷肝」導致肝氣鬱結,而肝主血脈,肝氣鬱結導致月經不調,或閉經、漏下不止。

即便有時候她身上染病,疲憊不堪,也裝作沒事的樣子,強撐著身體操持家事。

在賈妃回宮之後,「榮寧二府中,因連日用盡心力,人人力倦,各各神疲。第一個鳳姐事多任重,別人或可偷安躲靜,獨他是不能脱得的;二則本性要強,不肯落人褒貶,只掙扎著,與無事人一樣。」脂評:伏下病源。

鳳姐的身體一直都是不甚好的,但是依鳳姐好強的個性,斷是不會說出口的,身體每況愈下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過度操勞導致的。逞強特勝,仗自己年輕,便不知保養。病慢慢累積,雖吃藥調理,終不能解本。

王熙鳳雖然懷孕,可見還是在硬撐,並沒有尋找幫手。鳳姐是已經懷了六七月大的男胎,竟也流掉了。「剛將年事忙過,鳳姐便小月了,在家一月不能理事,天天兩三個太醫用藥。」

即便是在病中,也不肯卸下擔子,還要逞強主事,「鳳姐自忖強壯,雖不能出門,然籌劃計算,想起什麼事來,便命平兒去回王夫人,任人諫勸,他只不聽。」

一般人都認為一個月以後,鳳姐的病應該會好,「誰知鳳姐稟賦氣血不足,兼年幼不知保養,平生爭強鬥智,心力使虧,故雖係小月,竟著實虧虛下來;一月之後,復添了下紅之症。」小產後不知保養,血流不止。「下紅之症是很嚴重的婦女病」是最失元氣的症候。加上鳳姐好強,雖然病了,仍勉強支持,而且不願對人說,以至於失於調養,最後小疾積成大患。

鴛鴦忙道:「既這樣,怎麼不請大夫治呢?」

平而嘆道:「我的姐姐,你還不知道他那脾氣的?別說請大夫來吃藥,我看不過,白問一聲兒『身上怎樣?』他就動了氣,反說我咒他病了。」

平兒明明看到她已經有點支持不住了,提醒她要不要休息一下,反而遭罵。

爭強好勝會影響到人的血氣循環。一個人耗太多的精力,思慮太過,都會影響身體。

外表上看風風光光,其實已經病到無力支撐。最讓人驚訝的是,連平兒這麼親近的人,他都不肯說出實情。真有點要把自己耗盡的感覺。

爭強好勝 機關算盡

在第五回的判詞就寫她「凡鳥偏從末世來,都知愛慕此生才。一從二令三人木,哭向金陵事更哀。」

都知愛慕此生才,每個人都說她有才華,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這麼能幹,這麼俐落。可是她最後的結局是被休,住在廟裡面變成了乞丐。

在賈府那樣一種環境中,為了生存不得不勾心鬥角,機關算盡。

一輩子這麽計較、這麼聰明,可是最後千算萬算算不過天意。製造別人的悲劇,但到了最後,也必然葬送了自己。可惜聰明反被聰明誤。在現世當中斤斤計較,一味地要強,不留餘地,甚至害了人性命也不以為意,到最後,反而把自己也算了進去。

其實生活中,做事不必處處爭強好勝,不妨多一些糊塗,給別人留幾分餘地,也是給自己留了後路。

賈母死前對鳳姐說:「我的兒,你是太聰明了,將來修修福吧!

責任編輯:Sunnia Lin

分享本文

如果你閱讀完想再了解更多,還有其他的延伸閱讀:

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,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。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s,欲瞭解更多資訊請閱讀隱私保護政策。 我知道了 閱讀更多

error: